念。

周末见一见亲爱的人路上高高的树上突然掉下的木棉花忍不住去拾河湾里长长的龙舟和灯笼风情甚美


她瞎说。

只记得三毛也说谁谁谁说过,只写自己故事的作者不是好作者,当然我还和作者沾不上边儿。可我也只有自己的故事可以写。
在12月夜半的顿有冬意的广州,寒风里喝冷饮漫步凉无知觉。听长篇的英文告白,吱语许久。任然不知要怎样面对的局面。
11:58,踩着一天的尾巴,归来。
在我看来的广州其实那么富有。不仅仅是物质,更因为它有那么多形形色色多彩的人生,存在那么多未知的可能。
哪怕自己终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粒芥子。
都说寂寞是成功者必备的过程。也说美女都是狠角色。更有师者明确学问就是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清贫。都能偶尔给我打打鸡血振奋久不知所措的困惑心。

被赞美自然应该开心,什么时候也觉得只是嘴边一句言语,风过便散。
我从来后知后觉,对自己各种不满。
少数人眼里的世界不足信,
我也虚荣也努力也想着做出众的自己。
当有一天突然觉得,身着华衫不知为谁,莞尔一笑只觉索然无味。那些个所谓悦己者好似也做不了心里空落落的支柱。为谁。定要做那个不平凡的出众人。